香港金银业贸易场AA类行员:编号208号
汉声(贵金属)
   财经头条

中国意外抛下重磅“炸弹”!全球金融市场恐要大变天

2018-01-11

周三(1月10日)来自中国的一则消息瞬间引爆了金融市场,根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可能考虑放缓或暂停购买美国国债。此消息一出便引发美债收益率急涨,美元和美股遭到抛售,而现货黄金则短线暴拉约12美元,盘中一度触及近四个月高位。事实上,有迹象显示各国央行在实施多年的购债刺激后已开始回撤,全球债券市场的抛售早已启动。同时,享有“债券之王”美誉的格罗斯近日也已经发出了警告,称债券熊市在25年多后终于到来。

据知情人士称,中国定期对外储投资进行评估,在最近一次评估中,部分官员认为美债相较其他资产的吸引力减弱,叠加中美贸易摩擦等因素,可能支持中国减缓或者暂停增持美债。不过,报道还指出,目前不确定上述建议是否被采纳。

事实上,中国或许会减少购买美国国债的可能性,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美国可能为施加新的贸易壁垒付出代价。

尽管特朗普政府有关遏制中国不公平贸易做法以减少贸易赤字的承诺迄今依然说得比做得多。但眼下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正面临要做决定的时刻,因为是否对钢铁、铝和太阳能电池板等进口产品新增关税决策的最后期限即将到来,而这些措施显然是针对中国的。

德意志银行全球外汇研究联席主管Alan Ruskin在一份报告中表示,“鉴于美国可能采取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中国预先声明手里的一些重要王牌,可能会抑制美国的行动。这取决于特朗普政府贸易措施的破坏性如何,以及中国如何展示它也能伤到美国的动力有多大。”

Amherst Pierpont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斯蒂芬·斯坦利表示,即使中国继续购买美国国债,对美国的贸易中断也可能会减少对债券的需求。“如果遭遇贸易困难,那么中国将会有更少的美元流入,从而减少将这些美元投资于美国国债的需求。”

中国的消息传出之后,美元指数快速下挫,盘中最低跌至91.74,创一个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美元/日元周三更是下跌超过1%,续刷111.29的2017年12月1日以来新低;不过,现货黄金则跳涨约12美元,盘中一度触及自9月15日以来最高水平1327.50美元/盎司

(美元指数30分钟 来源:FX168财经网)

OANDA在一份报告中称,“如果报告属实,中国不再认为美国国债是一个有吸引力的选择,其影响可能是重大的,因为中国是美国债务最大的持有者之一。这些措施的收紧效果可能会对美联储今年加息的次数产生影响,这就是我们看到美元相应下跌的原因。”

“如果美国国债最大的外国持有者突然停止,这将导致一个问题,”MUFG首席宏观策略师Derek Halpenny在伦敦表示,他指的是中国。“美元需要走软,才能吸引买家回到美国。”

德国商业银行分析师Daniele Briesemann表示 :“在中国的新闻发布后,美元的疲软推动了黄金的升值。美国国债收益率仍在上升,这应该是金价的逆风因素,但在消息公布后似乎被忽略了。这一切都归结于美元疲软。”

更令人瞩目的是债券市场,受到中国消息的影响,周三2年期美债收益率攀升至1.985%,为2008年9月以来的最高水平,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一度达到2.597%,为3月份以来的最高水平。

(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走势,来源:彭博、FX168财经网)

“由于市场已经在应对供应消化不良,有关潜在的中国对美国国债需求的头条新闻,正在重新显示出悲观的动态,”德国商业银行策略师Michael Leister说。“今天的新闻标题将凸显出人们的担忧,即全球量化宽松政策的消退将会对发达市场的收益率带来持续的上行压力。”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外汇储备,达到3.1万亿美元,并定期评估其投资策略。美国财政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在美国所有外债中的持有比例约达19%。

值得注意的是,在周三中国可能暂缓购买美债的消息传出之前,全球债券市场已在遭遇抛售,因有迹象显示各国央行在实施多年的购债刺激后已开始回撤。

PGIM固定收益首席投资策略师Robert Tipp表示:“我们可能处于缩减恐慌的时刻。欧洲央行正在逐步缩减,日本央行也正在逐步缩减,美国已经进行了一半的尝试。”

直到最近,随着美国经济从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走出来,美联储一直负责清理该国的过剩债务。在中国意欲缩减购买资产规模之际,美联储正在缩减金融危机后积累的巨额资产负债表。预计美联储今年还将加息三次。2017年,美联储也曾三次加息。

由于美国、英国、日本和德国即将发行大量主权债券,又恰逢日本央行出人意料地减少购买长期日本政府债券,周二基准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曾上涨至2.55%,为去年3月份以来最高,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也达到三周以来最陡峭的水平。

日本三井住友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前日本央行官员西冈纯子表示,投资者对日本央行从长期来看将会向货币政策正常化回归的预期是正确的,但日本央行最近的举措并没有任何新的政策含义。

虽然央行观察人士表示,日本央行的行动并不代表着日本货币当局的超宽松政策立刻会掉转方向,但毕竟是又一家中央银行从全球债券市场后退的又一迹象,而且又正值美国发债规模将达到八年最高之际。再加上市场对通货膨胀的预期不断上升,交易员们开始押注美国国债半个世纪以来最狭窄的交易区间即将被打破。

“老债王”格罗斯大呼:长达25年多的债券牛市即将终结!

曾有“债券之王”美誉的亿万富豪基金经理格罗斯(Bill Gross)周三(1月10日)在接受CNBC采访时称,债券熊市在25年多后终于到来。他指出,“我看到美国的名义增长率从过去4年或5年的4%上升到5%,可能是由于减税和赤字增加。同时,我还看到各国央行——不仅仅是美联储——削减了他们的量化宽松政策。欧洲央行正在将其减半,到今年年底可能完全消除。因此,大量的资金正被大量的供应所满足,从而产生更高的利率。”

本周美国、英国、日本和德国的国债发行金额超过600亿美元,可能会测试当前价格水平对债券投资者的吸引力。这些债券中大部分来自美国,美国周二发行240亿美元的3年期债券,接着是周三将发行200亿美元的10年期债券。

受预算赤字和近期通过的税收改革法案影响,预计2018年美国发债金额将会增加。与此同时,随着美联储缩减资产负债表,其他央行也在考虑货币刺激退出策略,较低的债券收益率得到的支持可能会减弱。

格罗斯周二(1月9日)曾在推特上发文称,5年期和10年期国债的25年趋势线被打破,“债券熊市确认。”他在去年表示,10年期国债收益率持续高于2.4%将标志着进入熊市。

ING Bank NV的高级利率策略师Martin van Vliet强调了日本和德国债券市场对美国国债的波及影响,并指出欧元区政府债券和主权债相关市场将迎来“大量供应”。他说,对于10年期美国国债来说,如果收益率“更猛烈地突破2.50%,那么通向2.60%的大门将会敞开。”

周三道琼斯指数期货下跌超过110点,为新年第一次大幅下跌,同时标普500指数也录得今年以来的首日下跌。有“新债王”之称的Jeffrey Gundlach周三则表示,标准普尔500指数在2018年初大涨后,恐怕会下跌。

他表示,“所有的衰退指标都没有显现衰退迹象,市场已经反映了这一点,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在2018年初大涨后,标准普尔500指数会下跌的原因。”

Gundlach去年曾表示,如果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升至3%,标志着30年债券牛市结束。这与“老债王”格罗斯的看法不同,后者认为,如果10年期国债收益率升至2.6%,已经为30年债券牛市划上句号。

Gundlach周三还指出,大宗商品可能是今年最佳投资品之一,因为它们往往在经济周期的后期大幅扬升。

他表示,“我认为2018年大宗商品会跑赢其他资产,在迈向衰退的经济周期后期,大宗商品总是会大涨--涨幅会比迄今为止多得多。”

上述看法与高盛遥相呼应。高盛上个月表示,由于全球需求强劲,长期而言原材料将比其他资产回报更高,维持12个月增持建议。彭博大宗商品指数自6月下半月以来累计上涨11%左右。

汉声社交平台
免责声明私隐条款

Copyright © 2010-2018 年汉声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在线聊天
live 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