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金银业贸易场AA类行员:编号208号
金融资讯
   财经头条

美元上演撑杆跳跃上新台阶 “美元荒”将愈演愈烈?

2016-11-17

 

周三(11月16日),在美联储加息预期高涨以及特朗普通胀预期双重提振下,美元多头继续高歌猛进,一举创下近14年高位100.51。对于特朗普内阁任命引爆激烈内讧的报道,特朗普发表推文予以否认,表示过渡过程进展顺利。随着美元涨势如虹,有关“美元荒”的言论再次响起,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元融资危机会否进一步加剧呢?且看德意志银行的研究结果。

 

美元怒涨至近14年高位 涨势能否维系?

欧市盘中,美元指数重拾上行动能,突破2015年的最高位100.51,一举站上2003年4月7日以来最高水平100.51。美国大选之后全球债券市场遭到抛售,提升了美债收益率,吸引投资者涌向美元。

美元指数连续7日上涨,为2015年5月以来最长涨势。

今天在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称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的支出计划可能会刺激中期的经济增长之后,彭博美元即期汇率指数重拾上行动能。

布拉德还表示,美联储下个月要是不加息会让人感到意外。

美联储要是不加息“你将不得不感到意外”,布拉德在瑞银集团于伦敦举行的一次会议上表示。他表示,不加息的唯一原因就是发生重大冲击,比如全球市场的普遍动荡,或是美国就业数据糟糕。

市场预期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的支出计划,以及减税措施将促进经济复苏,提高通胀,进而促使美联储加息。

据最新的彭博数据显示,联邦基金利率期货合约显示,美联储12月加息概率达到96%。

 

(图片来源:FX168财经网、彭博)

 

日内,特朗普内阁任命引发内讧陷入“刀战”的报道引发广泛关注。在一个身份不明的来源向某些媒体透露特朗普白宫内阁职位竞争非常激烈,类似“刀战”之后,市场对特朗普过渡过程陷入混乱的担忧加剧。此外,有报道称,特朗普女婿Jared Kushner对新泽西州州长Chris Christie忠实拥趸进行清理。因此,《纽约时报》以及其他主流媒体称特朗普的过渡努力”陷入混乱”和“充满解雇和内讧”。

不过,特朗普团队很快在推特上对此予以反击,称内阁和许多其他职位的任命过程非常有序,特朗普是唯一知道最终入围人选的人。

在另一篇推文中,特朗普表示纽约时报有关过渡政府的报道完全错误。过渡过程非常顺利。

 

“买入美元可能仍是主要交易,”伦敦另一家跨国银行的资深交易员说道。

“最初的直接反应已经退去。我们可能会见到一些反复的情况,但总体上美元应会保持强势。我不清楚欧元/美元能否达到平价汇率,但或许定能再度触及1.05水准。”

西太平洋银行研究小组今天在报告中称,该行的模型,宏观和技术面据利好美元,因市场在特朗普获胜后预期其推出大规模刺激措施将推高美国经济增长和通胀。

报告指出,美元升势可能持续到2017年年初,假如特朗普措辞继续更加主流和财政刺激的更多细节在国会通过并成形。不可忽视,基础设施支出可能被延后推出,当然共和党大部分成员对基础设施计划并不热情,而减税政策有望最先推出。

美元强势将持续到2017的原因包括:1)另一个潜在的国土投资法案,允许跨国公司遣返离岸收入(股票市值规模达到24万亿美元);2)可能令美联储董事会立场更强硬(仍有两个地区联储主席职位空缺);3)一系列欧洲政治事件(2016年12月的意大利修宪公投和2017年荷兰、法国和德国选举)面临强烈的民粹主义风险。

该行还表示,技术上看,100.40高位自2015年初以来一直压制美元指数走高,但当前趋于突破该阻力,若确认站上100.70水平,则触发了进一步迈向101.45-102.65区域、甚至103.25-35区域的动能。只要收低于99.35水平才能扭转当前上行偏见。

尽管如此,有市场人士指出,美联储12月加息板上钉钉已经被市场消化,美国侯任总统特朗普的经济政策仍然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美元未来走势仍存变数。

“美元普遍上涨显然遇到了更多阻力,因市场目前认为12月升息的可能性为95%,且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上台后的整体经济政策方向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RBC驻伦敦的10国集团外汇策略负责人Adam Cole说。

 

特朗普将导致“美元荒”进一步加剧?

特朗普意外当选为近期一直困扰市场的美元融资危机的加剧奠定了基础,国际结算银行经济学家Hyun Song Shin和Carmen Reinhart近日强调了这一点。不过,根据德意志银行策略师 George Saravelos和Robin Winkler最新的研究,一些分析师预计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美元将走强,但不一定会导致资金收缩。

相反,分析师们表示,特朗普的当选将导致全球货币市场割据状况进一步加剧,将阻碍价值数万亿美元不同的货币的自由流通,包括跨境交易的缩减和友好央行提供的货币互换额度可能会结束。

“我们预计去全球化对金融市场造成负面影响,特别是美元资金的可用性,”他们写道。“商业银行美元存款储备正在下降。央行互换额度不再可以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超过一万亿美元的美国企业海外盈利的遣返可能会进一步加剧美元融资压力。”

据称,危机后监管、不同货币政策和货币市场改革共同限制了美元资金的可用性。尽管全球流动性水平依然重组,但欧元和日元的当地货币支付转换成美元的成本达到三年来的最高水平。德意志银行称,特朗普执政期间,这一趋势可能会变成永久性趋势,因当选总统的政策将导致全球资本流动降低,引发新一轮的跨境去杠杆化。

 

(图片来源:彭博、FX168财经网)

 

例如,特朗普让美国公司将利润汇回美国的计划将降低全球可用的美元融资,德意志银行估计目前高达2万亿美元企业收益仍然散落在海外。

此外,德银还表示,特朗普的民粹主义言论使得美联储的美元互换安排的可用性存在疑问。这样的美元互换安排使得美联储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提供了价值约6000亿美元的美元流动性。

”在贸易保护主义不断上升和反全球化情绪的世界里,未来有关这些安排的承诺是否还是理所当然值得怀疑,”德银总结道。

 

汉声社交平台
免责声明私隐条款

Copyright © 2010-2019 年汉声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不得转载